橘生淮南

失踪专业户,爬墙小能手。

【百粉点梗】【忘羡 追凌 曦澄】 也曾

      ·不要找我撕逼不要找我撕逼不要找我撕逼

      ·HE 甜的 不虐

      ·ooc ooc ooc
 

             










     魏无羡坐在公园旁边的长椅上,呆愣愣地望着远方。

     蓝思追在附近小卖部拿了两瓶冰的可乐,向店主鞠躬道了声谢,然后把可乐冰在了魏无羡脸上。

     铃声毫无征兆地响起,魏无羡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放在长椅上震动个不停的手机,上面闪闪烁烁三个字“陈医生”。

     他拿手在头发上狠狠揉了揉,自嘲般地笑了一声,想什么呢魏无羡,你都跟他分手那么久了,他怎么可能再给你打电话。

     那么久,久到你都快忘记他了。

     久到你就要忘记他的名字,他的眉眼,他的一言一行,他高兴时望着你的琥珀色眼瞳。

     久到你再也不想想起他来。

     久到你以为,你真的不记得他了。

     他起身,接过蓝思追手上的可乐,拍了拍并没有沾到灰尘的裤子,然后看了一眼蓝思追。

     旧时的粉嫩的幼童如今已长成了面容清秀的少年,身姿挺拔如同翠竹,细看之下眉眼与蓝忘机有八分相似。

     “你怎么会来美国?”

     “来美国念书。”

     “那金凌呢?”

     “他下个月过来。”

     魏无羡走在前面,喝着那罐不凉了的可乐,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蓝思追。

     他不敢转过去看他,一看见蓝思追,他就会不可抑制地想起蓝忘机。

     他心虚,他害怕,所以他只好加快了步伐,生怕蓝思追走到他前面来。

     “那……江澄呢?”

     “他和泽芜君…………他还是没答应……”

     “我觉得他是喜欢蓝曦臣的啊。”听到江澄和蓝曦臣这么多年还没成,魏无羡颇感兴趣地挑了挑眉。

     “他恨含光君。”

      蓝思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波澜不惊。

     而那边魏无羡内心却波涛汹涌,“含光君”这三个字在他心里掀起了千层巨浪,好不容易结了痂的伤口被猝不及防地撕裂,鲜血淋漓。

     魏无羡默默地捂了捂心脏。

     “他一直认为你来美国是因为含光君的原因,所以也顺带着不喜欢泽芜君,不喜欢我。”

     哟,还委屈上了。

     魏无羡惊讶地发现蓝家人讲话还会带上委屈。

     “关你和泽芜君什么事?江澄这脑子怎么跟包荣兴一样?”

     蓝思追显然不知道魏无羡口中的“包荣兴”是谁,不过自幼良好的家教没允许他开口问,他只能跟在魏无羡身后,看这个看起来仍旧像个学生的人大步走在他前面。

     把蓝思追带到自己住的地方安顿好之后,魏无羡端了一杯红酒站到了阳台上。

     他住的地方看不见星星,魏无羡也没有那么好的兴致看星星。

     他看着杯子里像血液一样的红色液体。

     和江澄蓝忘机他们不联络已经有十三年了。

     如果不是蓝思追突然出现,他可能就要这么过下去。

     没想过回国,没想过回去看看他们,甚至连电话都没想过打给他们。

     刚来美国的时候魏无羡换了一张手机卡,就是为了躲开江澄他们的电话,隔了大半年之后想了想又重新买了个手机,把原来的手机卡插进了新手机,关机,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对于以前的种种,就只留下这张卡做纪念吧。

     彼时的魏无羡端着红酒对着床头柜说,然后把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干净。

     他翘翘唇,笑了。

     洗完澡的少年用毛巾擦着头发,“啪嗒啪嗒”踩着拖鞋走到了他后面,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前辈”。

     魏无羡默然,面朝他晃了晃杯子,在蓝思追表示自己不喝酒之后,有点好笑地开口道:“蓝忘机让你来找我的?”

     蓝思追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来拜托他照顾,就算刚到美国,可蓝家家大业大,蓝思追又是蓝忘机一手带大的,在陌生的地方生活完全没问题。

     不是蓝忘机指使,就是蓝曦臣。

     蓝思追摇头:“是金凌。”

     魏无羡意外地扬了扬下巴。

     “‘你要去美国的话就去找魏无羡,让他照顾你,顺便帮你家含光君把他追回来,这样咱俩的事我舅舅才可能允许’,金凌是这么说的。”

     魏无羡“嗤”地笑出了声:“你俩?你和金凌?你俩好上了?”

     “这一弯弯一窝的,他能同意你俩就怪了,难怪他一直不答应泽芜君呢。”

     “江澄不同意你俩的事,那就是你俩的问题,我回去也没用。”

     顿了顿,他转身,背对着蓝思追,轻声说:“我也不可能回去。”

     不知是说给蓝思追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离开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再回去。

     魏无羡抿了一口红酒,招呼道:“你赶紧去睡吧,明天带你去学校。”

     蓝思追应了一声,说了句“前辈也早些睡”,又啪嗒啪嗒踩着魏无羡的拖鞋走进了卧室。

     身后的少年走开了,魏无羡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瞬间垮了下去。

     他吸了吸酸酸的鼻子,把剩下的红酒一口喝了下去。

  

tbc

 

评论(16)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