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

失踪专业户,爬墙小能手。

【忘羡 追凌 曦澄】 也曾 (二)

·ooc ooc ooc
 







     魏无羡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蓝思追走的时候背对着他,轻轻地说了一句:“含光君过得很不好。”

     明明声音那么轻,可魏无羡却听清楚了。

     他走到房里的时候还在想这个“不好”是什么意思,这个“很”又是什么意思。

     在梦里他邂逅了江澄。

     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铃声叮叮当当地响,停了,又响,又停。

     锲而不舍地响了十几次过后,魏无羡挣扎着撑起自己,拿过手机,就在他准备打开通讯看究竟是谁那么持之以恒的时候,铃声突然又响了,惊的魏无羡差点把它丢出去。

     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他想了想,接通。

     那边少年温润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前辈,我已经做好早饭了,现在我要去学校报到了,你等会儿自己把早饭吃了。”

     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他想起来昨天蓝思追刚找到他的时候,自己心不在焉地跟小孩说了一串数字,说是自己的手机号,没指望这个孩子一下子记住,说给他听也只不过意思意思,他巴不得这孩子到了学校里之后再也不要打他的电话。

     虽然他很想照顾蓝思追,但这与蓝忘机相似的眉眼,他实在没有办法面对。

     可是蓝思追记住了。

     魏无羡满意得眉眼都舒展了,不愧是蓝家教出来的小孩,礼仪方面真真是周到得连他这个成年人都自愧不如,但是打扰他睡觉那可就罪不可赎了。

     想到昨天晚上他还说今天要领小孩去新学校,现在小孩自己穿戴整齐准备去学校了,顺带连早饭都给自己准备好了。

     魏无羡阿魏无羡,你好意思吗你。他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当然不好意思。

     既然不好意思,那总要想点什么应对措施。

     他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道:“小思追啊,你今天就不要去学校了,报到也不差这一天两天。”

     这么说完了以后,他生怕蓝思追拒绝,想了想又添了两句。

     “我生病啦,整个人都不舒服。”

     那头蓝思追果然急了,似乎是立马跑到了他卧室门前,敲了两声门:“前辈?前辈?你还好吗?”

     魏无羡以为蓝思追要进来了,大惊,连忙回答道:“没事没事,只是有些头晕,你今天不要去学校了,留下来陪陪我,改明儿我送你……别敲门了,听的我更晕了。”

     那头一连“噢”了好几声,听到最后一句话,赶紧收回了手,又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前辈你饿不饿?要不要我把早饭给你端进来?”

     魏无羡刚把自己从“没有履行对孩子的承诺送他去学校还骗他”的愧疚中解救出来,这个被骗了的孩子还这么积极体贴地要给他端茶送饭,这下魏无羡是真的不太好意思了。

     拒绝了蓝思追的好意之后,魏无羡才脱力躺在了床上。

     说不怀念过去也是假的,果然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怀念青春吧。二十五六的魏无羡嗤笑着想。

     矫情。

     他爬起来,跪在地上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那个自从买了就没用过的手机。

     开机,有电。

     每隔一个礼拜他就会给这个手机充电,也不知道自己还在期盼些什么。

     他之前一直不敢开机,生怕勾起什么不太好的回忆。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认为自己已经勇敢到可以面对过去了。

     屏幕亮起来的时候他心里猛的一跳。

     江澄,蓝曦臣,金凌……未接来电与未读消息铺天盖地。

     他故意忽略了那个未接来电显示最多的三个字。

     蓝忘机。

     他有勇气面对过去,不代表他有勇气面对蓝忘机。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点开那些未读消息。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魏无羡一惊。

     来电显示赫然是蓝忘机的名字。

     这下魏无羡是真的不知所措了,呆愣愣地看着这个号码,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另一边的蓝忘机也有点不知所措。

    十三年来他一直在拨打这个号码,他不知道魏无羡现在有没有换手机号,他打了成千上万次,也发了成千上万条短信,没有丝毫的回复。

     不过他也没指望得到什么回复,他只是要个寄托,来安放他对魏无羡与日俱增的思念。

     对着那边冷冰冰的机械女声,他会在心里把所有的话说给他听。

     魏婴,你在哪?还好吗?过得开心吗?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随便撩女孩子?不要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今天我兄长又去找江澄啦,江澄还是红着眼眶拒绝了他,我知道是因为江澄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我自己。

     他会在心里默默地想很多,但是说出口的只有寥寥数语,“魏婴,晚安,我很想你了。”

     可惜话里的主角从来都听不到。

    



tbc
 

评论(11)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