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

失踪专业户,爬墙小能手。

【忘羡 追凌 曦澄】 也曾 (三)







 

     电话通了的那一瞬间蓝忘机懵了。

     讲真他这辈子都没因为什么事懵过。

     这次没有冷冰冰的女声,只有正在连线的嘟嘟声。

     蓝忘机紧张到手心冒汗,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号码还能接通。

     时间似乎变得无比漫长,蓝忘机紧张地放轻呼吸。

     他要说什么?

     魏婴,我想你了,你在哪?你愿意回来吗?

     还是。

     魏婴,你回来吧,我爱你。

     他想来想去没个定数,那边却已经“嘟嘟嘟”的三声,表示通话结束。

     果然还是没有接啊。

     他失望极了,但失望中还存有一丝丝的侥幸。

     十三年,这是第一次拨通这个号码。

     蓝忘机依旧把手机贴在耳边,面无表情地望着远方,而在大洋彼岸的魏无羡,却是拿着手机一脸吃屎。

     要死要死,只不过开一次机,蓝忘机就打电话过来了。

     这么灵,这么准?莫非是某王姓的电竞业战队队长帮他算的?

     魏无羡看着手机,心里复杂极了。

     他没有勇气接通,他哪敢接通。

     接通了说什么?

     有什么好说的?

     蓝忘机肯定还以为他跟过去一样,肯定还要劝他回去,不要再混这些歪魔邪道了,快点回去在监狱里自我反省。

     道不同,不相为谋。

     魏无羡咧嘴笑了笑。

     他很想大声嘲笑蓝忘机,你还不死心吗?你以为我真的会回去吗?我要是听你的话去监狱进行反省我才吃屎了呢,还是八二年的屎。

     可是他笑不出来。

     他不得不承认,在他心里,他还是希望蓝忘机能来找他的。

     找他,带他回去。

     要他坐监狱也好,要他自我反省也好,要批斗他也好,回去了,忍忍,咬咬牙忍过了那些,他就又可以见到蓝忘机了。

     知道蓝忘机收养了蓝思追的时候,他表面上嗤之以鼻,心里却激动的快要笑出声。

     虽然知道蓝忘机收养蓝思追跟他没有关系,可能是蓝忘机看蓝思追年纪小可怜他,也可能是蓝忘机觉得蓝家有钱没地花,要炫炫富,谁知道呢。

     但是魏无羡在心里,对自己说,蓝忘机收养这孩子一定是因为我的原因哈哈哈……我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他知道没可能,他就那么想想。

     铃响的那几秒,魏无羡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直到铃声停了,手机屏幕也暗了下去,他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接。

     所谓近乡情更怯吧。

     睡不着的时候他也会想,要不我给蓝忘机打个电话?骚扰骚扰他?我不告诉他我是谁,我就打个电话,不说话,听他“喂”两声。

     总这么想,一次也没有付诸行动。

     他承认自己胆小。

     可能是年轻时的少年心性吧,冲动,骄傲,绝不认输,走的时候他对蓝忘机说,这辈子都不回去,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他。

     现在你让他怎么回去?用什么理由回去?

     他和江澄也闹翻了,姐姐姐夫,收养他的江叔叔和虞夫人都已经不在了,他已经没有任何借口回去了。

     魏无羡捏着那只手机,心里不可抑制地冒出些许的期盼,他自言自语道:“如果他再打过来,我就接。”

     可铃声始终没有响起来。

     魏无羡如梦方醒。

     想什么呢魏无羡,你怎么会觉得他还会打给你呢?

     他摇头笑了笑,把手机关机,又放进了抽屉里。

     这下他是真的有点头晕了。

     他只觉得口干舌燥,舌尖麻的他压根儿没法喊出声音,一阵天旋地转过后,他感觉到后脑勺撞在了地上。

     失去了知觉。

     蓝忘机被蓝曦臣喊出去处理完文件之后,又回到窗前,看着手机上那串没有拨出去的号码,抿了抿嘴。

     他在想要不要再拨一次。

     而他也确实这么干了。

     依旧是冷冰冰的女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果然,又关机了。

     他对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无声地说,“魏婴。”

     魏婴。

     回来吧。

     魏婴。

    ——————tbc——————

    
   · 最近很多小天使叫我不要虐呀,我觉得我还是说明一下好了:

       《也曾》可能要变成中篇了,本来打算写个三四篇就结束来着,发现写不完
        中间可能会有一点点不太开心的地方,不过HE是一定的,时间线是原著羡羡死去的十三年,而在现代paro里,我的设定是羡羡去了美国,和汪叽生离十三年。

       相爱却不想相见。
       有误会,也有很多的无可奈何。
       但相爱
        总会在一起

评论(16)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