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

失踪专业户,爬墙小能手。

忘羡 追凌 曦澄】 也曾 (四)

      ·我本来想写一个小短篇的,但是脑洞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决定把它写长。
      ·究竟连载几篇看我脑洞什么时候被补完。
      ·回忆×现实
      ·千万别怪我今天更新慢,20号要返校查作业了,可劲儿补作业呢。
      ·不要找我撕逼不要找我撕逼不要找我撕逼
      ·HE 甜的 不虐
      ·ooc ooc ooc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蓝思追紧张兮兮地坐在旁边。

     他有点好笑地看着男孩因为紧张而抿成一条线的嘴唇:“怎么了,思追?”

     蓝思追依旧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晕倒了多久,不知道蓝思追什么时候看到他晕倒的。

     这孩子坐了多久了?吓到了吧。

     一把年纪了还要一个小孩子来照顾自己。

     魏无羡朝他拱了拱鼻子,想逗他笑。

     沉默的男孩低头想了很久,才哑着嗓子问:“多久了,前辈?”

     多久了?

     不知道啊。他不敢算。

     早就已经不是以前了,他算了又能怎样?难道还跑去跟蓝忘机说自己病了?

     别傻了,换做十三年之前,蓝忘机指不准还会焦虑心疼。

     现在?算了吧。

     “你回去看看吧前辈,你很想他。”

     我很想他?

     好笑哎哈哈哈哈……我都离开他这么久了。

     “前辈,含光君………”

     含光君。

     十三年前,他是我的含光君。

     可是已经不是当初了,现在他是你的含光君,是蓝曦臣的含光君,是姑苏蓝氏的含光君。

     却独独不是我的。

     魏无羡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我知道我知道,他过得不好,你说过了。”

     “他过得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你要我去问他为什么不开心吗?你以为我回去还能把他逗笑吗?”

     他有些丧气地低着头,仿佛放弃了一般,道:

     “别傻了思追,你告诉我他过得好不好……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早就已经不是十三年前了。”

     蓝思追沉默,魏无羡也沉默。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魏无羡想摇摇手,叫蓝思追别太在意,然后随口扯几句笑话把这事儿揭过去。

     毕竟舔了十三年的伤口,要说不疼也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来摆手打哈哈了。

     也曾想过怎样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怎样在夜里自欺欺人地说:“你已经离开那里啦,现在你可以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

     他现在不想再安慰任何人,欺骗任何人。

     魏无羡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蓝思追低着头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很久,抬头的时候看见魏无羡闭着眼睛躺着,清秀的面容上布满了显而易见的悲伤,两道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

     十三年啊,明明谁都不好过吧。

     他低低地喊了一声“魏前辈”。

     魏无羡听到他的声音,以为他又要展开刚才未结束的的对话,沉默地翻了个身,用背告诉蓝思追,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可他听见蓝思追低着嗓子闷闷地开口,似清风在夜间拂过树叶:“前辈……你怎么能这样……”

     魏无羡把手盖在眼睛上,看起来好像毫无反应。

    可是在蓝思追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手指却紧紧地扣着床单,用力到指尖泛白,良久才松开。

     在很多年以前,有个人,也曾这么对他说过。

     魏婴,你怎么能这样。

      


tbc
 

评论(13)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