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

失踪专业户,爬墙小能手。

【忘羡 追凌 曦澄】 也曾 (五)

      ·二更!!!
      ·这章是回忆杀
      ·原著有参考,时间线也有穿插和错乱
      ·不要再嫌我虐啦
      ·不要找我撕逼不要找我撕逼不要找我撕逼
      ·HE 甜的 不虐
      ·ooc ooc ooc





     学校组织春游的时候,魏无羡和江澄一组,蓝忘机则和他兄长一组。

     背着大背包的魏无羡对于春游时自己捡柴搭锅做饭这件事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他连夜打了江厌离电话问她莲藕排骨汤的做法。

     刚到野营地点,魏无羡就立马拉着晕晕乎乎的江澄朝蓝忘机那边猛冲。

     江澄被他拉的整个人都在甩来甩去,他几乎是忍无可忍地开口问:“你又看见哪个小姑娘了?跑那么快?!”

     魏无羡依旧拉着他在人群中敏捷地穿来穿去,头也不回地回答:“你看你看,那个小古板……咦?”

     那个小古板旁边,还站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谁阿?

     不等魏无羡开口问,那边的人就已经开口了:“你好,魏无羡同学,我是蓝曦臣,忘机的哥哥,常听忘机提起你。”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过去。

     蓝曦臣笑着拉了拉蓝忘机的白色T恤,温和地开口:“忘机明明就常常提起他,为什么不准我说呢?”

    蓝忘机依旧面无表情。

     “好啦好啦,你不高兴我就不说了,不过——”

     话锋一转,他转头看向魏无羡:“魏同学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活动呢?我会做饭啊。”

     明明是对着魏无羡说话,视线却飘飘忽忽地移向了被魏无羡甩的七荤八素的江澄。

     有戏。

     魏无羡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分工很和谐,魏无羡只学了莲藕排骨汤的做法,不敢在外人面前献丑,自觉地拉着蓝忘机去捡柴火了,江澄则被留在了那里做蓝曦臣的帮手。

     说是帮手,其实就是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看着。

     因为他确实什么都不会。

     那时候他们都还年少,江澄看着同样稚气未脱的蓝曦臣,有些疑惑地挠了挠下巴,又看了一眼蓝曦臣。

     专心清理鲫鱼的蓝曦臣仿佛注意到了一直在看他的江澄,转过来对着江澄就是暖暖的一笑。

     江澄一哆嗦,立马扭过了头。

     他怎么对谁都笑?

     过了一会儿之后,江澄忍不住又偷偷看了两眼蓝曦臣。

     奇了怪了,江大直男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蓝家两小子长得一样,为什么这个蓝曦臣看起来就比蓝忘机顺眼多了呢?

     这边江澄在奇了怪了,那边魏无羡和蓝忘机已经抱了一捆的柴火往回走了。

     小树林里有很多过来捡干枯的树枝和枯草的人,魏无羡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蓝忘机讲着话,就有三个女孩从他们旁边走到了他们前面。

     魏无羡的视线立马就被吸引过去了。

      走在旁边的两个姑娘都是普普通通的,只有中间那个,穿着宽大的校服,身姿玲珑曼妙。

     魏无羡看的就是这个女孩。

     “绵绵,你的药真厉害,被蚊子咬的地方果然一点都不痒了呢。”

      中间的女孩子有些骄傲地扬头笑了,道:“那当然了,这可是我妈妈自己弄的药,”说着她在校服兜里掏了掏,“还有几盒呢,谁还要吗?”

     魏无羡眼睛一亮,把木柴塞进了蓝忘机怀里,立马歪着身子,像一阵风一样窜到了女生堆里:“我要我要,绵绵给我留一个!”

     女生叽叽喳喳的清脆嗓音里突然混进来一个好听的男声,绵绵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魏无羡,急道:“谁准你喊我绵绵了!”

     魏无羡一脸无辜:“我看他们也喊你绵绵呀,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

     似乎找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绵绵歪着头想了会儿,还是觉得不太对,一跺脚,道:“她们是她们,你是你!……总之就是不许你叫我绵绵!”

     魏无羡继续嬉皮笑脸:“噢——‘她们是她们,你是你’看来我在绵绵姑娘心里地位是跟他们不一样的呀——”

     尾音拉长,绵绵便狠狠地“哼”了一声。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也告诉你我叫什么好不好?”

     绵绵小姑娘颇有些嫌弃地看着他,“你叫什么?”

     “我叫魏远道。”魏无羡睁着眼睛说瞎话。

     魏远道?这人看起来也不想是什么平平庸庸的,那为什么在学校里没听过这个名字呢?绵绵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而身旁的姑娘们则笑嘻嘻地说:“魏无羡,你真不要脸!”

     一旁的蓝忘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着声音道:“不过是无聊的文字游戏罢了。”

     绵绵这才反应过来,魏无羡是用了“绵绵思远道”。

     她又涨红了脸,一连“你”了好几声,才憋出一句:“谁思你了!”

     魏无羡却突然往她身后的树枝一伸手,猛的把树枝一拨。

     细碎的小叶子落了绵绵一身,她立马跳开了。

     魏无羡抱着手臂笑眯眯地在原地看着她。

     绵绵反应过来是魏无羡的恶作剧,正要说话,就听见同行的姐妹的惊呼:“蛇哎!蛇!”

     在她刚刚站的地方,被魏无羡拨弄的那根树枝上,盘了一条小小的蛇,“丝丝”地吐了两次信子之后,慢慢地爬走了。

     被救了一命的绵绵同学红了脸,看了看魏无羡,转身就走。

     魏无羡在后面大声喊:“哎!绵绵!你不感谢我!好歹把药留给我呀!!”

     急走的姑娘一停,猛一跺脚,扬手扔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过来,正面击中魏无羡。

     魏无羡摸着这个小盒子,心满意足地走回了蓝忘机身边,拿过他手里的木柴,道:“走吧蓝湛,回去了。”

     蓝忘机一言不发,仿佛没有看见他一般,自顾自地往前走。

     魏无羡追上去。

     “喂,蓝忘机。”

     “………”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不回答别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

     魏无羡三步两步走到蓝忘机前面,挡住他的路:“蓝忘机?蓝湛?你说说看,别人谁不是嘴上说着我讨厌,心里却喜欢我?你怎么这样呢,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语气里带了十二万分的委屈。

     蓝忘机扭头想从旁边走过去。

     魏无羡扔了手里的木柴,眼疾手快地把他捞了回来,一手撑在后面的树干上,把蓝忘机圈在中间,挡住了他可以走掉的路。

     蓝忘机的目光平静的望着前方,连一眼都没有看他。

     魏无羡撑着树干等了一会儿,见蓝忘机仍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正准备说话,蓝忘机却看着他,问:“你对谁都这么轻佻吗?”

     魏无羡一下没反应过来,蓝忘机又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

     “好像是吧?”魏无羡挠了挠头发。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推开他撑在树上的手,又一言不发地向前走。

     说错话了吗?魏无羡摸了摸鼻子,抱起地上的木柴快步追了上去。

     他已经不太记得那天到底是艳阳天还是起风天,也不记得那几个女孩子校服下的T恤是白色还是黑色,他只记得——

     走在他前面的蓝忘机突然停下脚步,仿佛呓喃一般道:“魏婴,你怎么能这样。”

     你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这样?

     魏无羡楞在原地,看着蓝忘机高而瘦的挺拔身影慢慢走远。

     天冷了。





   tbc
 

评论(14)

热度(192)